文/威爾・鮑溫.摘自/姊妹淘


爭辯事實,百分之百必輸無疑。——拜倫.凱蒂

【人無時無刻都在改變】

有句話是這樣說的:「你不可能踏入同樣的溪水裡兩次。」溪水一直在流動,站在溪邊,你眼前的溪水並不是你幾秒鐘前看到的溪水,也不會是幾秒鐘後將被你踏在腳下的溪水。你稱之為「溪」的東西還在那裡,但溪中的內容則不斷在變動。人也是一樣,每天,應該說每一刻才對,都會有一些細微的改變。這種變化的影響也會顯現在人與人的關係裡,若人本身就經常在改變,人與人的關係就等於是奠基在經常位移、調整的地殼上。這可以是一場奇妙的舞蹈,隨時有新的發現,也可以是帶來毀滅性災難的強震。

改變是持續不斷進行、且不可避免的,我們永遠不會靜止不動。若能欣然接受這種變化,彼此的關係就會更進一步。若是能把改變視為值得讚嘆的事,而不是對彼此關係的威脅,這個改變就會在兩人的關係中創造出讓彼此去探索的新領域。人們經常用「我們漸行漸遠了」來解釋一段感情的結束,儘管人在成年之後,身體絕大部分都不會再繼續成長,但只要活著一天,我們的心靈就會不斷成長。心靈的改變會重新塑造我們這個人,換句話說,我們跟以前不一樣了。當兩個人「漸行漸遠」,很可能會開始只注意到兩人之間的差異,而忘了最初互相吸引的地方。若當初互相吸引的某些特質也起了變化,兩人也可能無法放開心胸,去欣賞對方新特質的美妙之處。

男人挑領帶時,會先看看自己想穿的西裝,決定想突顯西裝上哪些顏色和質感,再挑一條能與那些特色相容、能帶出那些顏色的領帶。領帶上的每一個顏色都必須符合西裝上的所有顏色嗎?當然不必,真要那樣搭配太誇張了,只會讓人眼花撩亂,覺得有壓迫感而已。領帶的顏色和花樣應該跟西裝互補,而不是完全重複。假設某個男人挑好了西裝和領帶,穿著去上班。中午過後,他看了一眼鏡子,這次,他略過領帶上跟西裝互補的顏色,把焦點放在不搭調的顏色上。即使領帶上跟西裝互補的顏色多過衝突的顏色,只要他一直注意到那些顏色有多麼不適合,他就不會滿意西裝與領帶的關係。

我們跟他人的關係變了,是因為我們變了,所以對方也變了。這時候,我們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兩人不再相容的地方,也可以更深入探究最初互相吸引的地方,甚至可以更進一步尋找新的相容點——我們之前沒看到,是因為當時還不存在。

【從差異中創造和諧】

在你跟其他人的關係中,你把焦點放在哪裡?你問自己的問題,是會將你拉近對方,還是把你從他身邊趕走?你問的是你喜歡他什麼地方,還是討厭他什麼地方?是你欣賞他的地方,還是你想要他改變的地方?你問的是如何讓對方快樂,還是他為什麼讓你不快樂?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是我們對他人的看法表現在外的形式。是什麼主導了你的看法?答案是你問了自己哪些關於對方的問題。你是問自己,為什麼領帶上有些顏色跟西裝不搭,還是問哪些顏色與西裝互補,而且你欣賞這樣的組合?

我必須承認,結婚頭幾年,我對桂兒有一份清單,都是我希望她改變的事,而且我經常問自己的一些問題,也更強化了我的想法。「我喜歡搭雲霄飛車、打壁球、潛水;她為何不能更大膽一點?我很喜歡人群,喜歡把事情說出來;她為什麼不健談一點?」我把我們之間的差異誤當成不相容了。「相容」的定義是「能夠同時存在,並以和諧或一致的組合來運作」。要成為相容的組合,並不需要有很多共同點,只要不再把差異看作是這段關係的缺陷,差異就能創造和諧。悠揚的和聲會來自一群歌手各自唱出不同的音高時所產生,換句話說,創造和諧的是歌者不同的音域,而非類似的音域。

別把差異跟不相容搞混了,如果你跟某人處不好,請把你的心思放在相容的問題上,不斷問自己:「我們要如何同時存在,和諧運作?」只要問這個問題,答案就會出現了。

人往往認為,若自己明顯的特質或喜惡沒有得到對方的反應,就一定有問題。因為大部分的人對自己沒有安全感,需要藉由他人來強化自身的價值,若對方沒有表現出興趣或感受,我們就會擔心是哪裡出了錯。每個人的氣質、個性都不一樣,這就是每個人獨特的地方。把某人的特性看成缺點,對彼此的關係是有害的。我們需要的是欣賞與理解的能力,既能欣賞彼此的共同點,也能欣賞彼此的差異,並理解這些差異並不代表任何一方或這段關係有什麼問題。光是這份理解,就能修復許多人與人的關係。把焦點放在享受彼此的互動,而非挑剔彼此的差異,就能創造和諧。

人生是一段探索和成長的旅程,經歷各種事件會讓我們有所突破、有所提升。若我們能欣賞對方在那一刻的轉變,而不是哀嘆他的改變,或一心一意希望他如何改變,彼此的關係就能達到新的高峰。

【絕不要爭辯事實】

每個人在任何一刻都不是同一個人,而且每個人都有各自獨特的觀點,因此,人與人相處最糟的一件事,就是為「事實」爭辯。爭辯事實只會浪費時間,卻也是關係不佳的人經常做的一件事。留意周遭人的互動,你會聽到很多人經常為了事實起爭執。他們想證明自己的事實版本是對的,對方是錯的。爭辯事實,必敗無疑。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對方所感覺到的世界對他來說,就是唯一正確的事實。試圖證明我們的觀點是對的、對方的觀點是錯的,到最後只會說出更多互相傷害的話,沒有任何好處。我很喜歡忙裡偷閒去看下午場的電影,有時可以一個人獨享整個電影院,讓我感覺自己像個呼風喚雨的電影公司老闆。幾年前,我蹺班溜到電影院去放鬆一下。就在燈光黯淡之際,我在觀眾席正中央坐下,轉頭四望,很高興發現我是唯一的觀眾。然而,就在片頭開始時,進來了一對年長的男女。電影院裡有將近四百個空座位,而這對老人家偏偏要坐在我正後面。我得先提一下我以前看電影的習慣。要是有人在電影放映中說話,我會毫不遲疑地瞪著他們;要是他們繼續說話,我就會發出噓聲;這時若還不住嘴,我得很不好意思地承認,我就會去叫經理來。對於這一點,我並不覺得光榮,但有趣的是,當我不再那麼熱中注意誰破壞了我的「禁聲令」後,我發現「違規」的人也變少了。換句話說,我咄咄逼人的態度也引來了沒禮貌的人。

選擇坐在我後面的兩位老人家開始說話,而且很大聲,從第一幕一直到演職員名單出場都沒停過。他們不只是說話,還是以最大的音量在說話。有好幾次我都想要出聲噓他們,甚至想去找經理來。但是,「那是以前的我。」我告訴自己:「我不必找他們麻煩,也不必對他們發脾氣,還是可以享受電影。」我說服自己,要是覺得他們的談話聲很干擾,我大可換位置。想清楚這個道理,我就能在心裡阻隔他們的對話,專心看電影。電影結束時,我起身準備離開,這時才第一次看到他們兩個人。他們年紀都很大了,老先生撐著我的椅背慢慢站起來時,我看到了他的助聽器。他轉向女伴,扶著她也站起來。老太太的年紀跟老先生差不多,起立時雙腳微微顫抖,並拉出一根白色的伸縮杖,杖尾是紅色的。剎那間我明白了,同時回想起他們在看電影時的對話。

在我的世界裡,這兩個沒禮貌的人完全不懂看電影的規矩,整間電影院裡那麼多位子,偏偏選擇坐在我正後方。我的事實是,他們蠢得要命,連最明顯的劇情都要討論;我的事實是,我比他們文明,比他們有教養,因為對這兩個應該被好好教訓一番的大老粗,我沒有抱怨,我只是在心裡告訴自己:「他們都活到這把年紀了,卻連這點禮貌都不懂!」這是我眼中的事實,而等到電影結束看見他們時,我才發現另一個非常不一樣的事實。我窺探到了他們的世界,立刻遏阻了我的批評。我看到那個老先生戴著助聽器,老太太則拿著導盲杖,他們剛才的談話並不是白目的閒聊,而是在解說劇情。老太太幾近全盲,所以老先生是在告訴她她看不到的畫面;而老先生幾近全聾,所以老太太是在把他沒聽到的對話重複說給他聽。

我不記得那天看了什麼電影,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對深情的伴侶一路微笑地牽著手,蹣跚走出電影院的畫面。

佛陀教我們,苦難的根源是執著。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「我們的世界」是我們創造的產物,因此也可能是我們執著不放的東西。從外表來看,這個世界可能像是一個跟別人共享的世界,但其實每個人的世界都是獨特的,因為它附加了許多我們在心裡創造的意義和脈絡。

【不同的觀點需要溝通來磨合】

人際關係裡——其實應該說是人生裡才對——沒有事實,只有觀點。別為了爭執事實而陷入僵局,只要同意彼此的觀點不同、記憶不同,然後繼續往前邁進即可。只能對、不能錯的需求,會鼓勵你為自己認為真實的版本奮戰,但如果你這麼做,接下來的爭執就可能會削弱彼此關係的基礎。就算你贏了——也就是說,你讓對方同意你對事情的描述是正確的,你只會感受到壓倒對方的勝利,而不是戰勝自己的真正平靜。贏過另一個人,只會讓你準備好面對下一次的爭執,也一定會有下一次;然而,拒絕作戰會讓你較不容易再受到攻擊。

每個問題都是溝通問題,仔細探究就會發現,幾乎所有的衝突,都源自於只要溝通清楚就能處理的誤解。傳達訊息的人有責任讓接收訊息的一方清楚接收,抱怨對方「沒聽進去」或「沒聽懂」,只是讓自己不必負擔傳達的責任。這也讓接收訊息的一方有藉口不聽話,因為他被當作是一個「不聽人說」的人,就乾脆符合期待了。成功的溝通,是承認你所經歷的一切,而不是逼對方同意你的說法才是正確的版本。成功的溝通要多用「我」這個字,而不是「你」。善於溝通的人會說:「我生氣了。」用這種方式來承認自身的感受,等於打開了溝通的大門。不善溝通的人則會說:「你讓我生氣。」這句話會把溝通的大門狠狠甩上,因為對方覺得受到攻擊,更有可能會反擊。

以「我」為主的敘述,表示說話者承認這次經驗就只是如此,是他的經驗。
以「你」為主的敘述,表示說話者是受害者,他在責怪另一個人害他生氣。

我們可以因為不同意對方的觀點而爭執不休,也可以努力去瞭解對方真正的意思,選擇權在我們手上。看看自己的人際關係,承認你有能力改變它們。問能夠搭起彼此橋樑的問題,原諒他人犯的錯,尊重自己獨特的世界,也尊重其他人活著的世界。

 

本文摘錄自【不抱怨的關係】/ 時報出版

創作者介紹

迎“向晴”天.擁抱幸福

TWsing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